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參觀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邊工..
·改革開放人物志..
·耀邦說,他們說
·親歷胡耀邦撥亂..
·口述歷史:胡耀..
·尊重科學,從人..
·鼓勵討論,開放..
 
 
·吳小莉專訪胡德..
·【1978】致敬:..
·葉選基:葉帥在..
·學習時報:胡耀..
·情綠三華山
·11億中國人民為..
·鄭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讀書 ..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懷念耀邦 >> 懷念文章
王明遠:胡耀邦、中曾根康弘與80年代中日關系
作者:王明遠      時間:2019-12-04   來源:
 

中曾根康弘是最后一位離世的中日關系“蜜月期”的締造者。今天我們緬懷那個時代,也是對彼時中日兩國政治家高瞻遠矚處理兩國關系智慧和胸懷的懷念

【財新網】(專欄作家 王明遠)11月29日,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先生去世,終年101歲。中曾根先生是日本戰后的一位非常重要的政治家,也是現代中日關系歷史上的關鍵人物之一。他雖然在國內政治中被譽為“日本保守主義教父”,但是他始終對中國抱以友好感情,實踐了他立下的“有生之年都要推動發展日中友好”的承諾。如果說鄧小平和大平正芳在20世紀70年代末開創了中日友好的新時期,那么胡耀邦和中曾根在他們的任期內則把它推向“蜜月期”。80年代的中日關系在兩國國民心中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憶,中曾根和胡耀邦結成的私人友誼也是廣為傳頌的佳話。

中曾根上任與胡耀邦訪日

中曾根康弘于1982年11月27日當選為首相,他就任后很希望了解中共“十二大”后中國對日的新政策,于次年2月委派特使、老牌政治家二階堂進前往中國,專程轉達邀請胡耀邦訪日的愿望。而此時中國也希望讓日本更多了解改革開放,以吸引日方的投資,因此,胡耀邦愉快地接受了邀請,并于1983年11月23日至30日對日本進行友好訪問,行程覆蓋東京、京都、神戶、札幌和長崎等城市。

日方對胡耀邦的訪問高度重視,專門安排了胡耀邦到國會發表演講,這是日本國會90多年歷史上,第一次邀請外國政黨領袖發表演講。胡耀邦的演講也獲得很大的成功,他坦誠地發表了對中日關系和中國改革開放政策的看法,整個過程不過30分鐘,但是獲得了19次掌聲,最后以全體起立熱烈鼓掌結束。此外,日本各界150多個社會團體,共3000多位代表在NHK大廳為胡耀邦舉行了盛大的歡迎集會,這在日方外交史上也是沒有過的。

胡耀邦同時積極與日本工商界接觸。1978年之后中國對外經濟合作出現很多周折,高層不少人認為引進外資是”喪權辱國”,1983年又出現了“清除精神污染運動”,這些都引起日企的極大憂慮,他們普遍對中國改革持觀望,甚至是質疑的態度。在日本經濟界早餐會上,胡耀邦告訴在座的稻山嘉寬等企業家,對外開放不是權宜之計,而是長期不變的重大決策,中國保障外國投資者權益的法律正在完善中,中國人是守信譽的。胡耀邦特別強調“即使中國將來經濟強大起來,經濟上也決不會搞民族利己主義”。胡耀邦還專程到松下的門真工廠參觀,并看望了89歲的松下幸之助。

胡耀邦在日本的活動幾乎全程電視直播,他思想開明、不打官腔、坦誠率真,積極面對日本記者和民眾,大大改善了日本國民對中國的刻板印象。胡耀邦表現出來的人格魅力,使得他一下子成為日本家喻戶曉的人物,所到之處都受到民眾追星式的“圍堵”。《朝日新聞》發表了《胡總書記的對話給人以親切感》的評論,《產經新聞》也發文《有感于胡總書記的誠心》,該文說,胡耀邦身上體現了“作人的真誠,這正是建設繁榮的現實社會的基礎。為此,政治家不能忘記嚴于律己,誠實待人的責任”。胡耀邦訪日還成為1983年底廣受全球矚目的事件,所受的關注度超過之前不久美國總統里根和西德總理科爾的日本之行,《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法新社、路透社等持續不間斷報道,并且都給予很高的評價。

日本對華投資和援助的增加

1983年胡耀邦訪日的直接結果是打破了日本對華投資踟躕不前的僵局。據原外經貿部的統計,1979-1983五年間,日本對華投資項目數為57個,實際投資額為2.67億美元,到1984年項目數就激增到138個,實際利用外資額2.25億美元。1984-1988五年間,累計投資項目數623個,實際投資額18.25億美元,大大超過前一個五年。整個20世紀80年代,中國共吸收外資215億美元,其中日資32億美元,僅次于港資。

1984年松下也邁開對華投資的第一步,與北京、廣州、上海等地的工廠簽訂了12項技術合作協議,80年代暢銷全國的牡丹、熊貓、長虹、海信彩電,都是利用這次技術合作建立的生產線制造的。1987年,松下電器又在北京設立了北京松下彩色顯像管有限公司(BMCC),投資6億余元,是80年代僅次于上海大眾汽車有限公司的規模第二大合資企業。

1984年3月,中曾根康弘開展第一次訪華。這次訪問,他宣布了日方對中國實施“第二次日元貸款”的計劃,共計4700億日元(約20.7億美元),這次日元貸款數額比上一次增加了40%多。這次日元貸款覆蓋的項目有隴海鐵路鄭州至寶雞段電氣化改造,大秦鐵路建設,連云港、青島港擴建,北京地鐵一號線復興門到八王墳段工程,北京供水、污水處理系統建設和天生橋、五強溪水電站等,這些都是80年代中國大型基建的重點工程。

對于日本的投資和援助,包括胡耀邦、鄧小平在內的多位中國領導人都表達過感謝之意,中曾根謙虛誠懇地表示:中方的感謝令我深感不安,對中國的援助是為日本發動戰爭造成的巨大苦難的反省,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中曾根任內日本財政緊縮,日方援助金額從3300億日元提高到4700億也是中曾根個人努力爭取的結果。中曾根還在他1986年11月第二次訪華時,承諾“第三次日元貸款”,進一步將對華援助常態化,此次貸款額在最終落實中也上升到8100億日元(62億美元)。

整個80年代,日方提供的援助貸款成為中國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資金來源,很多年份都占中國基建預算的五分之一以上。“六五”至“八五”期間,中國建設的13000公里電氣化鐵路中的4600公里,大約470個大型港口泊位中的60個泊位,1100萬噸每日污水處理能力中的400萬噸每日處理能力是利用日元貸款建成的。

中日共同抵制蘇聯霸權主義

胡耀邦訪日的另一個原因還有希望爭取日本對抗蘇聯在亞洲的霸權擴張,改善中國的國際環境。這也是改革初期中國的一個重要外交戰略,即所謂“一條線”戰略的重要一環。胡耀邦此行特意訪問北海道,更突顯了這層含義。胡耀邦在日本國會演講中提出:中日兩國人民團結起來,共同制止霸權主義無法無天的橫行霸道,阻止世界大戰,維護世界和平。這里明顯是針對蘇聯當時在中國周邊的挑戰行為的。

蘇聯也早有此方面的擔憂,早在1981年的蘇共“二十六大”報告中,勃列日涅夫就批評日本“追隨華盛頓和北京的危險計劃等消極因素不斷增強”。1984年鄧小平與中曾根會談中也指出:蘇聯是我們中國最大的不安全因素,對于蘇聯在亞洲軍事力量的加強,我們中日兩國有共同的關心。1986年,戈爾巴喬夫發表愿意同中國改善關系的“海參崴談話”,這與當時中國外交上正確地團結一切力量、孤立蘇聯不無關系。

胡耀邦日本之行也促使中國高層進一步扭轉對世界局勢的判斷,1986年他在“承德會議”上說:“和平是時代主題,這有沒有根據?我到日本去一看,得到了這個印象。少數人想打,想以武力來解決問題,但他們不敢打,從日本到西歐,對戰爭的恐懼,勝過我們中國人幾百倍”。胡耀邦回國后就向政治局匯報了訪問收獲,1984年上半年他和鄧小平不約而同提出“和平與發展是時代主題”的思想,這明顯是對以前認為的世界主題是“戰爭與革命”的否定。基于新的判斷,中央相繼做出了“百萬大裁軍”和繼續擴大開放的一系列決策。

日本三千青年訪華與中日世代友好

胡耀邦和中曾根都認為中日若實現長久和平,“永不再戰”,應該著眼于青年一代的友好交流。胡耀邦訪日期間宣布邀請日本3000青年在1984年訪問中國,這個舉動讓當時日本舉國感動和興奮,各地青年踴躍報名。1984年9月底,日本青年訪華團如期來到中國,中方專門成立了負責接待安排的籌委會,由全國青聯主席胡錦濤任秘書長,青聯副主席劉延東任副秘書長。9月30日晚上,中日青年在首都體育館舉行盛大聯歡,青年歌唱家彭麗媛與日本著名歌手芹洋子同臺演唱了日本歌曲《四季歌》。日本訪華團還被安排參加了建國三十五周年慶典觀禮和當天晚上的天安門廣場大聯歡,他們親眼目睹了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就和中國青年精神面貌的進步。時任日本駐華大使中江要介回憶說:“日中關系的最美好的時刻就是1984年10月1日的國慶節”,“兩國人民相互發誓為將來的日中友好努力”。1985年3月中國青年代表團又訪問了日本,這一次同樣也受到日本官方民間的熱烈歡迎。

應該說胡耀邦與中曾根推動的中日青年交流,為以后30年來的中日關系,發揮了重要作用。很多當年參加中日青年交流的成員分別成為中日兩國有影響力的人物。比如日本前首相野田佳彥和菅直人都是1984年訪華團成員,菅直人回國后一直致力于幫助在東京的中國留學生,在擔任首相后依舊每年邀請50名留學生一同就餐。現任首相安倍晉三也早在1985年參加接待中國青年代表團活動中與李克強總理相識。

根據中曾根和胡耀邦的倡議,兩國還成立了“中日友好二十一世紀委員會”,作為推動兩國世代友好的咨詢機構和論壇組織。雙方委員各10名,年齡分老、中、青,人員來自政治、經濟和教育等各界別。即使是中日關系的最低谷,中日友好二十一世紀委員會依然堅持不斷地運轉,為保持友誼、解決沖突發生了重要作用。

中日兩國之間存在著諸多敏感問題,胡耀邦注意到引導兩國青年樹立正確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觀念的重要性。胡耀邦委婉地告誡日本青年:“友好相處,需要一種謙虛的精神。民族不論大小,國家不論強弱,都各有長處和短處。即使是很發達和很強大的國家,也應當隨時冷靜地想一想自己力量的限度:什么事能夠干,什么事不能干?”顯然是希望日本青年明白,即便現在日本發達,也不應重蹈軍國主義狂熱的覆轍。胡耀邦也告誡中國青年:青年要為祖國的繁榮富強貢獻一切,奮不顧身地捍衛祖國安全,但不是愛國主義最完整的標準,如果中國青年只想到自己的國家好起來,對同外國青年講友好互助不熱心,那就夠不上是很清醒的愛國青年。他還說:“歷史上有不少的人,因為只有狹隘的愛國主義,結果變成了誤國主義。”胡耀邦對愛國主義問題的清醒認識,體現了政治家難得的胸懷和睿智。

中日文化交流的熱潮

中日關系的改善和高層互動的增加,大大改善了兩國國民對彼此國度的觀感,中國興起了日本文化熱,日本也掀起了中國文化熱。1981年后《排球女將》、《阿信》、《血疑》等日劇,《望鄉》、《追捕》、《遠山的呼喚》等電影,《鐵臂阿童木》、《聰明的一休》、《花仙子》等動畫片在中國熱播,山口百惠、中野良子和高倉健也成為中國的國民明星。應該說,80年代日本的流行文化,對于填充剛剛思想解放的中國國民的精神需求起了很大作用,也成為中國國民記憶的一個重要部分。

中國也積極在日本開展文化外交。1983年10月,秦陵兵馬俑赴日巡展,觀眾達到200多萬人次;1985年10月,敦煌文物赴東京富士美術館等巡展,觀眾達53萬人次,創下富士美術館單日參觀人數的記錄。這個期間,冰心、巴金、王蒙等作家也訪問了日本,日本翻譯了大量中國現代文學作品。中國中央電視臺和日本NHK還合拍了《友誼大地》、《絲綢之路》、《大黃河》等紀錄片,激發了日本人對中國壯麗風光和悠久歷史文化的向往。中日合作拍攝的電影《敦煌》,榮獲日本1988年票房冠軍,并獲得12屆日本電影獎14個獎項里面的7個大獎,成為當年日本最為成功的影片。

中日國民之間的相互好感也達到從來沒有的程度。根據日本總理府官房廣報室室所做的《外交相關世論調查》,80年代日本國民對華好感度始終維持在70%左右。中國也興起”日語熱“和日本”留學熱”。這與21世紀后兩國國民的相互觀感判若冰火。

胡耀邦與中曾根妥善處理中日關系危機

1985年的“終戰日”中曾根以首相身份參拜靖國神社,引起了中日關系歷史上的第一次“靖國神社問題”危機。此前歷任首相都曾以私人身份參拜,昭和天皇曾經8次參拜,中曾根也在1984年以私人身份參拜過,中國都沒有表示過抗議。有鑒于此,中曾根做出了在“二戰”結束四十周年的特殊時刻以首相身份參拜的決定。

在中曾根看來“參拜的目的并不是肯定戰爭和軍國主義,目的恰恰相反,是為了尊重中國國民的感情,追悼那些為國犧牲的一般的戰死者,祈愿世界和平”,對于中曾根個人情感而言,他的弟弟也是一名靈位安放在靖國神社的戰死者。而中國更關注靖國神社甲級戰犯合祭的問題。中曾根的這次正式參拜引起中國政府的強烈抗議,這年“九一八”紀念日,北京、西安等城市爆發了反日游行,北京大學學生還貼出了“打倒中曾根內閣”的大字報。中日對靖國神社問題認識的差異讓中曾根頗感措手不及。

但是中日雙方對這個事情處理都比較妥善,日方做出了最大誠意地反省,而中方則表現了立足長遠和整體利益的大度。中曾根認識到對中方造成的傷害后,于10月委派外相安倍晉太郎訪華進行溝通,尋求得到“政治解決”。中曾根還做出了終止以前歷任首相參加靖國神社秋季例大祭的做法。1986年“終戰日”到來之際,中曾根寫了一封飽含歉意和誠懇的親筆信由特使香山健一交給胡耀邦,信中寫道:我去參拜靖國神社,結果給貴國的國民感情造成了傷害,所以我必須避免這樣傷害的再度發生,所以今年作出不去靖國神社參拜的決斷,我希望閣下能夠以溫存之心理解我做的事情。8月18日,胡耀邦也回信一封鼓勵和贊賞中曾根:“我高度贊賞您不去參拜靖國神社的決定,這一決定充分顯示了閣下作為政治家的風格——尊重被害國人民的感情,珍惜來之不易的友好,這一決定有助于在國際社會提升貴國家愛好和平的形象”,“歷史會證明,閣下此次的決斷完全符合日本民族的長遠利益”。

參拜問題對中日關系產生了負面影響,以及讓胡耀邦在國內承受的壓力,亦讓中曾根心生愧疚,他在晚年回憶錄中多次表達懺悔。中曾根卸任后,也對歷任首相參拜都持反對態度。而中方出于維護中日關系的大局,沒有將事態升級,依然邀請中曾根于1986年訪問中國,鄧小平、胡耀邦與中曾根會談期間也沒有提及此事。中日得以渡過80年代兩國關系史中最嚴重的一次危機。

鑒于靖國神社問題的教訓,中曾根在中日間其他敏感問題上采取了果斷措施。1986年5月,第二次歷史教科書問題浮出水面,在收到中國外交部的照會后,根據中曾根指示,文部省將教科書內涉及中韓相關內容40處,重新修改了38處。最終為了謹慎起見,6月13日,中曾根又經與外務省和文部省的協商,正式要求撤銷該教科書的出版。

9月又發生新任命的文部省大臣藤尾正行否認日本侵略歷史的言論,諸如“我不認為東京審判是正當的”,“南京大屠殺的真相至今未明”,并且認為教科書問題是日本的“內政”,別國無權對此“說三道四”。中曾根果斷將上任僅48天的藤尾免職,這是吉田茂內閣罷免農相后33年來,首次首相罷免閣僚的行動。中曾根在國會關于藤尾事件的答辯中表示“日中戰爭、對華二十一條等,明顯地傷害了中國人民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否認的,侵略是不能否認的”,“保證要盡最大努力防止發生類似事件”。

中國在1986年兩次事件中也展示了更成熟的姿態,一方面讓國內媒體采取了克制的態度,另一方面又通過外交部門積極交涉。中日兩國在短時間內就化解了糾紛,非但沒有影響兩國關系,反而讓兩國高層的信任進一步鞏固。

中曾根與胡耀邦的私人友誼

中曾根康弘與胡耀邦的友誼,也堪稱政治家私人關系的一段佳話。胡耀邦胸襟坦蕩,而中曾根也有大氣開闊的秉性,他們第二次見面,也就是1983年11月24日正式會談結束之后,就奠定了兩人信任和友誼的基礎。中曾根康弘對胡耀邦說:“直率的交談讓我感慨頗深,閣下真是直率”,并提議胡耀邦做他的“兄長”,胡耀邦謙虛地說:“哪里,哪里,我們是好朋友。我們在八十年代開始的年頭相識,希望到九十年代,甚至直到活著的最后一天都可以做好朋友”。

胡耀邦在訪日期間,中曾根康弘破例為他舉行了家宴,以示對他的特殊情誼。宴席上,二人饒有興趣地談論起道德、儒學和簡化漢字等問題。對于儒學,胡耀邦說:“中國正在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我們在有選擇地吸收孔子的思想。”中曾根表示:“日本要把民主主義、自由主義的想法和孔子的教導調和起來。”家宴結束后,中曾根邀請胡耀邦參觀他的書房,并提議揮毫留念,中曾根首先提筆寫下“友好永遠”四個大字,胡耀邦接著寫了“中日友好,代代相傳”八個字。1984年中曾根訪華的時候,胡耀邦也在中南海為他舉辦了家宴,他的夫人和孫女一同出席,這也是新中國外交史上的第一次家宴。

 

1984年胡耀邦為中曾根舉辦家宴,他的孫女向中曾根贈送禮物。

1989年胡耀邦逝世后,中曾根康弘立即提出來北京吊唁,由于中國領導人治喪活動不接待外國政要,因此沒有成行。2005年胡耀邦誕辰90周年,中曾根康弘依然記得這位老朋友的冥誕,11月15日他致信胡耀邦家屬,動情地寫道:“在胡耀邦先生誕辰90周年之際,本人回想起他生前的功績和我們之間用心靈結成的友情。在此,衷心祈禱他安息、冥福”,“國家領導人之間的理解和友情,相互尊重是極為重要。胡耀邦先生也有著同樣的信念。明年恰當的時機,能夠實現在先生陵墓周邊栽90株櫻花樹的話,我將感到非常的欣慰。”第二年清明,因中曾根年老身體不便,改為派人專程從日本空運90株櫻花樹到共青城胡耀邦陵園,以示對老友的懷念。

 

江西共青城胡耀邦陵周圍栽植的中曾根贈送的櫻花樹。

20世紀80年代是中日兩國建交近半世紀歷史上最為親密、最為特殊的時期,中曾根康弘先生是最后一位離世的中日關系“蜜月期”的締造者。今天我們緬懷那個時代,緬懷中曾根先生,以及他的朋友鄧小平、胡耀邦等老一輩中國領導人,不僅是對那段美好記憶的懷念,也是對彼時中日兩國政治家高瞻遠矚處理兩國關系智慧和胸懷的懷念。

作者為北京改革和發展研究會研究員,改革開放史研究學者,本文圖片為作者提供。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王明遠:胡耀邦、中曾根康弘與80...
趙于平: 紀念這個日子,我父親與...
丁邢:胡耀邦與劉順元
紅土地上的青春之歌
丁邢:胡耀邦與郭小川
顏開云:一副改寫的對聯,飽含為...
徐慶全:關于胡耀邦就任中央主席...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毕尔巴鄂竞技吧